圖片取自美麗佳人

「真的有 某一種悲哀 連淚也不能流 只能 目送 」

其實這部電影的劇情非常平庸、老套,可是因為他的現實,不得不說餘韻十足,大概就像看《Lala Land》,夢想和現實會在心裡打結,但除了感情上,《後來的我們》說了更多與家庭有關的故事,和家人間的牽掛、體貼和疏離,是這般日常的小事讓人淚流滿面。

2007,「相遇的我們」一起遠赴北京打拼的兩人,在春運的擁擠車廂相遇,雪景的一望無際更說明了家鄉的無望與偏僻,這也是兩人為什麼都選擇離鄉背井。年輕氣盛時滿載成功的渴望,心中那把火督促自己去到更好的地方,想著遇到對的機會、對的人,一夕翻身,再也不用過著苦悶日子,也能載譽返鄉。

文章標籤

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圖片取自開眼電影網

 

坎城影展大放異彩的燃燒烈愛,導演李滄東說:「這是一部拍給年輕人看的電影」,裡面藏著太多現實殘酷和人生無力。我這一代人,每天都在接觸變化萬千的世界,手機從傳統到智慧,網路甚至不斷顛覆現在的生活,每天都必須不斷重新適應嶄新的一切,以前時常提醒老人要跟著時代進步,但,我們真的有跟著時代在走嗎?

沒有的,一直在往前走的,持續進步,後面則落下一大群人,他們生活只是不斷重複每一天,猶豫今天要選擇麵包還是夢想,結果一事無成,這不也是「失落的一代」嗎。

電影中的鍾秀(劉亞仁飾)就是這類人,平時對外說自己正在努力成為作家,卻到電影最後片段才起筆,平時偶爾打零工,把生活小事當成藉口,忙裡忙外,一事無成。女主角海美(姜鍾淑飾)則完全顛倒,靠著美色打零工,心卻看起來很自由,擇己所愛、闖蕩天涯,遇到班就像是遇到理想中的自己,巴不得每天過著不受現實拘束的生活,因此一遇到後便無法分離,只好一直跟著,直到被消失。

文章標籤

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張保民,中年礦工,年輕時和人打架咬斷了舌,此後不再開口說話。
有妻小,兒子張磊失蹤後,妻子流淚顫抖,岳母求神問卜。
血氣方剛,平時和同事大打出手,鄰居談事也動手解決,儘管沒有語言交流,身體倒是說了許多。
不願妥協的他對補助款冷冷一笑,錢依舊放入口袋,但又能隨意給出,只要能達到目標,猶豫不必兩秒。
耳聞磊子失蹤後,從遠山礦場回家,拿著磊子的照片、吸著黃沙塵土,「我從山邊來,但看不見你打哪兒去」,遵從了尋子的心,卻意外捲入權勢者的糾紛。
無論路上多少顛簸,張保民耿直地做自己,也許倔將、也許執拗,但就是沈不住氣,心裡的忿忿如火般燃得旺盛。

文章標籤

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Dear Giuseppe,
你總是充滿魅力,有時像黑暗裡的光,有時又像水紋變化萬千,我只能隱隱注視著你,就像從水底看向太陽,無法對焦、模糊不清,卻又忍不住望向光源。
我們帶著孩子的倔將,卻又渴望轉大人,迎接浪漫無邊的愛情。你的吻我一直沒能忘記,青澀卻誠懇,看著你騎馬的英姿、和蝴蝶玩耍的真心,都讓我無法放棄尋找你。
每天媽媽都把期望加諸在我身上,壓得喘不過氣,我連失去你的悲傷都還沒消化,卻還有其他人情世故需要煩惱,但那些紛紛擾擾都不重要,我只想找到你,真的。我可以忍受媽媽的撈叨、同學的嘲笑,因為我只希望你能回來。
為你製作了一疊傳單,到處宣傳卻也到處被忽視。這個城鎮怎麼了呢?消失了一個男孩,大家卻漠不關心,難道黑手黨的兒子就不值得保護嗎?大家都如往常地懦弱、冷淡,這傷透了我的心,不敢想像你現在過著什麼生活,但從你母親的淚水來看,肯定讓人百般擔憂。
自從和你相遇,我明白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事就是在一起,可是現在我只能讓自己和你一般受苦,無能帶你脫離黑暗。愛情戰勝不了現實,我也輸給信仰,曾經我所相信的人們和社會倫理,像比薩斜塔的傾斜,最終倒塌了。

文章標籤

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每天相處的是家人,還是有血緣關係才是家人?在《家人這種病》書的首句,便簡明有力地詢問「你了解你的家人嗎」,那些名為家人的牽絆,是不是反倒絆住了每個成員,我們只是用名稱來維繫,還是真實存在那樣密不可分的情愫?
現代社會家庭多數是小家庭,卻也因為許多原因轉而複雜化,日本當代社會離婚率上升,除了夫妻雙方,更令人心疼的是被做決定的孩子。
電影結尾用「朋友」來說明曾經同在一個家庭的成員,實在是再貼切不過了!朋友就是參與你生命一段時間,往後偶爾聯繫、彼此關心,而對雙方沒有負擔的情誼。
另外,電影多加著墨了「父親」這個角色,華人家庭總認為父親是一家之主,樹立的形象與地位不容忽視,這般壓力加諸在每個男性身上,看著他們堅定的背影,對小孩而言更是信仰。
-
信和帶著小薫、佳里子的奈苗結婚,而沙織則是信和前妻所生的女孩,每年會和信見面四次,共享短暫的父女時光。

文章標籤

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海邊的生與死|金馬影展
二次大戰日本的節節敗退,與市井小民的無力回天。即便如此,還有相親相愛的能力。
「這院子沒有一天是不開花的。」
「今年的花也都盛開了。」
「花開後自然有花謝的覺悟。」
戰火延燒小島,民眾依舊關心自己的日常生活,不得而知平和的那天,但珍惜每年的繁花盛開。

-
劇情樸實平緩,偶有乏味,但跟著滿島光投入情緒,便能深刻體會。

文章標籤

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信仰和繩釣是同一件事。
這是父親告訴我的,聽他講道時,我學習各種人生道理,和他釣魚也才明白精益求精。
保羅是我最喜歡的弟弟,我們共享童年時光,一起利用每個下午探尋生命,偶爾躺在樹下天馬行空、偶爾去妓女院前調戲阿姨,我們一直過著差不多的生活。
年輕時我曾和保羅打上一架,我們對犯錯的處理方式不一,對食物的喜好也相去甚遠,情緒如潮水湧來,互不相讓。兄弟間誰強誰弱需要做個了斷,但母親的介入讓這場架沒有輸贏,之後也沒再提起,青春期的困惑本來就未必都有答案。
身為家裡的長子,我不讓父母掛心,把煩惱打包,出發去東岸讀大學並取得學位,這期間我和家人的連結日趨薄弱,七年後我才回到蒙大拿。
父母親依舊是我熟悉的性格,只是保羅的本質越來越明顯,對規範不理睬,對自己的人生也不負責。即便我們互相比較,但我仍相當樂意協助他,倘若他被溪水拉扯,我會用盡全力揮出我的釣竿。
保羅的生活越來越不可思議,他好賭、他執著,就像藝術一樣不可捉摸,可惜生活終究不是藝術,他的死訊來得突然。

文章標籤

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這是台灣歷史博物館自己策的展,我個人還蠻喜歡整體的安排與展品的呈現,對於歷史與知識也提供的恰到好處。台灣與日本皆位在環太平洋地震帶上,是兩個經常發生地震的國家,又以近十年發生多次震度強的災害,策展人以十九世紀至今所發生的大地震為主,說明國家如何危機處理、公民力量發揮的影響以及文化保存的意識崛起。
展覽一開頭就以數據說明地震的駭人威力,日本發生的頻率不只高,劇烈地震還 20% 都發生在日本境內,如 311 大地震帶走了 30,000 條人命。有鑑於過去關東大地震、淡路島地震的經驗,日本政府對於地震的處理相當縝密,除了專門的災害處理單位,下轄機關分工細密,一層又一層地針對每個區域特別處理,日本是注重細節的國家,他們對於安全也向來不馬虎。
自十九世紀起,地震的影響有部分文字與圖片記錄,有些是圖畫、有些則是黑白照片,無論何種方式,都讓後代有機會了解曾發生在自己國家的事故。有張畫讓我印象深刻,他畫出東京一帶的地圖,要說明關東大地震引起的火災,延燒了多少距離,那是我旅行十天都走不完的地方,它就這樣燒掉了將近 40,000 人,很難想像那些美麗的所在也有傷疤,曾經的一片火海終於鳳凰再現。關東大地震的這塊,展出了許多實體展品,許多被燒蝕的器皿,不完整地令人悲憫,該怎麼想像如器皿被火燒的人類,是如何煎熬與痛苦。
除了瞭解歷次的日本震災,也發現台灣人對於日本地震的深有同感,311 大地震時台灣捐贈超過 200 億円,這樣的「報恩連鎖效應」在兩國持續發生,你來我往地互助建立了對雙方國民的好感,也算是一種成功的外交。去年我在雷門前遇到了一位日本叔叔,他拿著紙板表達對台灣大力捐款的感恩,用著簡單的英文向我們表達感謝,也拍了一張合照留影,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知道我們是台灣人的啦哈哈!
文章標籤

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當初小田切讓為了宣傳這部來台,但其實他在電影裡比重不高,只是他把這些破碎的人們集結成一個家,反倒是女主角宮澤理惠,挑起了重責大任,演繹一名堅強的母親,負責同燈泡發光來照亮他人,同時也細膩地注意著每個人的情緒起伏,她重新營業幸福湯屋,也打破了每個人的心牆。

總覺得這是很有日本味的電影,除了劇情安排的素材:湯屋、涮涮鍋、富士山、長腳蟹等,背後情緒的堆疊也完全是日本電影的風格,演員越是隱忍的淚水,就越能讓觀眾感受其衝擊與不安,故事裡藏著許多伏筆,慢慢地一個一個揭開,將越破碎越堅強的情緒層層堆疊,讓人感受平凡簡單的幸福是如何地重要,最後雙葉看著大家堆疊成的金字塔,別過身地啜泣並說著「我好想活下去啊」,便將無力趕推到懸崖邊,只是我們都沒有重摔在地,反而被雙葉的堅強與周遭人物的溫暖輕捧在手心。

導演中野良太是個埋伏筆專家,從每年定期寄來的螃蟹,雙葉(媽媽)要求安澄(大女兒)親自手寫信回覆感激之心,到最後發現那個日子之別具意義。劇情在每個角落都有「推翻」的機會,讓人感覺這部片的恬淡一點都不無趣,離家出走的一浩其實也在承接他人的離家出走,因此帶著鮎子回來組成新的家庭;安澄身上沾滿顏料後的眼淚與媽媽含在眼睛的眼淚對望,但媽媽不斷鼓勵她獨立,給了她站在全班面前抵抗霸凌的勇氣;雙葉察覺拓海沒有北海道口音,直接了當地說出對方不是好人,讓拓海也表明自己的身世與困難,得到雙葉的擁抱與指引找到了方向,只是唯有一件事沒有被推翻,是雙葉隨著病情惡化而衰退的身體。

幸福湯屋裡的每個人都有一顆曾經破碎的心,雙葉、安澄、子都被自己的親生媽媽拋棄,但也因為如此她們更能夠彼此理解,她們知道如何為對方的傷口上藥,當雙葉病危的時候,安澄和媽媽說「我會一直陪著你的」,也是為了讓她安心,無論如和妳都不再孤單。真實人生裡的宮澤理惠,也被荷蘭人父親所遺棄,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,長大後的第一段婚姻並不順利,當時出現了厭食、自殺等負面新聞,使得演藝生涯一度停滯,因此她在劇裡無處不散發的堅強與剛毅,也許正是她人生的真實寫照。

文章標籤

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《伏流・書寫》收錄各類藝術家的作品,針對歷史、記憶、精神有了不同形式的描摹,在此特別介紹我看了有感的其中幾件作品。
 
一走入展區會先看到幾件小模型,是中興新村的支解,觀看一旁的文字註解才第一次明白,原來中興新村是國民黨當時移台的新興基地,以中興復國命名,搬入者多為官員及其眷屬,在當時社會而言是上層的人民,無奈後期復國無望,加上九二一大地震重要建物倒塌,這個滿載希望的村落也隨著歲月不為人知。(藝術家:郭俞平/作品:延遲與凹洞)
文章標籤

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